手机版 
民橡手机版
8-20 没有橡胶的新加坡为何能掌握全球橡胶定价权?

王苑菲

名片

2018-08-20

浏览1446次

对话新加坡前政务部长曾士生

曾士生算是最早介入中新合作的那批人之一了。

1994年2月26日,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和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署合作开发建设苏州工业园区的协议。苏州工业园区成为中新两国政府间第一个合作项目,曾士生则是该园区的首任CEO。后来,他长期在新加坡政府工作,曾任新加坡政务部长。8月初,在新加坡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特派记者采访时,曾士生为四川的“南向开放”给出了建议。

在中国西部多个城市提出,南向开放的背景下,新加坡的优势不言而喻。“一是新加坡发达的港口中转,二是新加坡的金融中心优势。”

“传统中我们提到港,会想到水。但是港的概念,除了海港,对于内陆城市来说,也可以做一个陆港。”曾士生以新加坡的崛起为例,新加坡港口最初并没有优势,周边的中国澳门、印尼、菲律宾都有港口贸易。为了增强竞争力,新加坡的港口免收关税,实行最低限度的港口费用,使其更具吸引力。

“中国的公路很发达,但是物流费用很高。”曾士生说,四川是否可以以打造陆港为契机,率先将物流成本降下来,从而降低贸易成本。从制度和机制体制的创新入手,形成一个政策的高地,从而吸引周边贸易。

此外,他表示,今天的新加坡,一颗橡胶树都没有,但是国际橡胶期货的定价就是在新加坡产生的。“正是因为不生产,所以定价是最公平的。”曾士生说,做市场,材料并不需要在你那里。通过你作为一个中介,让买家和卖家通过你获得联系,这个服务也是目前所被需要的,这是新加坡的做法,或许也是四川发展的机遇所在。他表示,四川周边有很多省市,资源丰富,云南的矿产、西藏的草药、青海农牧产品等。如果今后通过四川作为货物的集散地,输送到全国乃至世界各地,这就是枢纽的意思。“所谓的枢纽,不要一开始就往外看,我建议首先要做好区域和国内的枢纽。”他说。

川企“走出去”应有全球化思维对话新加坡天府会会长杜志强

杜志强扎根新加坡几十年,长期和企业打交道。在他看来,中资企业走出去存在两点困境,一是无法融入当地,存在水土不服。二是,从事的都是传统的工程承包领域,缺乏亮点。“像海特高新这样的做法,在我看来,是具有创新性的。”

“虽然新加坡华人和我们一样,都是讲中文。但是思维和做事方法完全不一样。”他表示,新加坡是一个跟西方国家法治、行政、办事思维接轨的国家。在新加坡做任何事情,遇到事情,想动用关系是没有用的。他们更在乎的是对不对,符不符合程序。所以,川企走出去,还是应该有着全球化的思维,不拘一格用人才。同时认真研究当地的产业发展规划,真正融入到当地的经济发展中去。

此外,他提到,完全创新的东西,在新加坡试验的成本太高,而且非常冒险。“把已经成功的模式,复制过来反而更容易。”

点赞 0

关注官方微信

中国橡胶背包客

Copyright©2005-2018 hnmyrubber.com

版权所有 民橡网

24小时服务热线:0898-31370167

备案号:琼ICP备08100562号

名片

姓名:王苑菲

手机:1520898716

微信:15208988716

公司:民橡网-海南客服中心

电话:0898-31370167

主营:推介民橡?参 特约推广 民橡广告 民橡合作
简介: